LINDA

这儿名称:Linda/尼桑
(希望叫我尼桑啦~)
学生/文绘渣/道系
主松/英雄
只会指绘手绘嗷
一松推(cp吃醋!!×)
小松蜜汁喜欢(不过不是一松那种)
チョロおそ>カラおそ
paka亲情我吸爆!
6子巨推,亲情无限好!!!
出久小天使!赛高!
杂食注雷✨
扩列企鹅:185345000(记得备注哦mua~)
mua♥

紫阳花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无cp向
•略压抑
•儿歌瞎编自行跳过(捂脸)
•未待完续~

接受请继续观看哦~↓

引子  〔消失〕

“唦唦唦”窗外细雨蒙蒙,映衬着空中的红色仿佛经清洗显得格外鲜红。

这里是“幻”世界,似真似假,无一人知晓这是由谁创造的。这里的人只知道天是血红的、无时无刻不在下雨、千奇百怪的动植物无处不在……也许这些动植物就在你的后院。

松野家便是受害者之一,后院开满了根据时间而变花色的紫阳花,父母也无缘无故消失了,钱却准时出现在邮箱里、饭在饭点出现在餐桌上。明明没有任何人来送,却自己有钱;明明没有任何人做饭,饭却每次出现在餐桌上。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却仿佛出生在这个世界一般熟视无睹,仍旧以前的生活,直到那件事的发生——

“我回来了~”小松一脸惘然若失的走进家中,“今天又输了啊~哥哥我好背啊~”说着坐到了轻松身边。

“干嘛啊,真恶心。”轻松嫌弃的看着小松。

“小轻轻~”小松快要扑上去似的。

轻松一手挡住,冷淡的说:“我不会借给你钱的。”

“诶~~~怎么这样啊~”小松嘟着嘴说。

在打闹间一松一声不响的走进来。

“哟~一松回来了~”小松见到一松说。

“唔啊?!你什么时候在这的!”轻松叹了口气说,“下次能不能打声招呼啊,你是想吓死我吗?”

“……”一松无视他们直接走向一旁收拾猫粮。

“诶~~~真冷淡啊~”小松无聊的说着。

过了一会十四松吵吵闹闹的走进来了,像以往一样喊着“活力活力!筋肉筋肉!”

到了吃饭的点,大家都聚在一起。

轻松率先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问:“喂,你们不觉得少点谁吗?”

“啊哈哈哈是吗?”十四松拿起筷子刚想吃。

“……十四松。”坐在一旁的一松阻止了他想夹饭的手。

“是椴松吧~”小松事不关己的说着。

“你好歹也是长男啊,兄弟不见了你就这样?”轻松问。

“因为我可是小松啊~嘻嘻~”小松蹭了蹭鼻子说。

“啊哈哈哈哈!确实!”十四松应和道。

“你们啊……”轻松感到头疼捏了捏额头,“我出去一趟,记得给我们留饭。”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吧~”小松迫不及待吃饭,一松和十四松已经开始吃了。

“哼~我亲爱的brother们~你们忘了还有一个吗~”空松很痛的从楼上走下来。

“……唉,我走了。”轻松想他们肯定不会给自己和椴松留,再说也是多费口舌。

“诶?”空松一脸茫然的愣在原地,过了一会才去吃饭。

午夜,松野家门口“咚咚咚”的响着。

“唔……”一向睡觉比较浅的一松起来了,走向门口。

只见轻松站在门口,手中拿着手机,上面沾染像血一样却是粉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屋外的雨仿佛大了一些。

“啊欠!喂,看够了没有淋雨可一点都不好受。”轻松抱怨道。

“啊,哦……”一松一直盯着轻松手中的手机,“那个……手机……”

轻松快速的走进屋,回答:“啊?你说这个啊,等会吧。我先去换一下衣服。”说着他脱下外套。

“……”一松看着轻松离开,余光撇到了轻松外套的衣角,“不会吧……”他的衣角沾染着粉色的液体,仔细一闻会发现那是血。一松打了一个冷颤没有多想便直接回去睡觉了。

“唦唦唦”雨越下越大,后院的紫阳花显出淡粉色,晶莹剔透的雨珠依附在花瓣与绿叶上,仿佛色彩要流出来似的。

【松野~松野~六胞胎~可爱的兔子时间到~青蛙呱呱来报信~】

次日,椴松不见的消息传开了,大家都担心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毕竟是“这个世界”啊。

“哎呀~你们至于吗~不就是椴松吗~肯定是又去和女生玩了呗~啊~~~哥哥也好想去啊~”小松懒洋洋的看着漫画。

“我说你啊,现在是说这个的实话吗!”轻松生气的拍桌说。

“唔啊~吓死哥哥了~他想回来就会回来的~他又不是小屁孩了~”小松拖着腮。

“……”大家也不想把气氛搞得特别沉闷于是像以往一样继续生活。

前几天大家还比较习惯,但是一直没有发现椴松,他们也渐渐慌了起来。

“啊哈哈哈……还是没有吗?”十四松捂着嘴问。

“没有……我问了野猫,它们也没见过……”一松摇了摇头。

“啊……这可麻烦了,野猫范围那么广也没有吗……”轻松烦躁的挠了挠头。

“因为这里是‘这个世界’啊~嘻嘻~”小松若无其事的从一旁走来。

“你到底去哪了?慢死了。”轻松叉着腰问。

“抱歉抱歉~”小松蹭了蹭鼻子。

“我亲爱的brother们还没有totti的消息吗?”空松慌慌张张的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

“完全没有~”小松回答。

“是吗……”空松略显失落,“没关系~一定会找到brother的~”

小松微微一笑又很快恢复到了以往的表情,说:“也就这种实话你能不痛啊~”

“诶?”空松对待这种突如其来的调侃显得比较迷茫。

“真是的……这种时候还想让我吐槽你吗?”轻松感到心累,扶额说。

不过气氛也不再阴沉,寻找末子的步伐也越来越紧密了。不过好景不久,当天晚上又发生了一场——

“啊哈哈哈!totti还是没有啊!”十四松慌张的摔着袖子过来。

“……是啊。”一松从角落微微抬起头。

“因为这个世界很奇怪啊~”小松边吃零食边说。

“……my brother~我建议你还是在意一下吧。毕竟这可是我们的弟弟啊。”空松笑道。

小松微微挑眉,说:“啊是吗?~我会的我会的~”继续头也不抬的吃零食。

“……小松。”空松过去提起他的领子,“第二次了,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弟弟?”

小松不自然的笑起来,对着空松说:“是啊。”

小松的话刚落音,空松就一拳把他打到了墙上。

“好痛!喂,你对哥哥干什么啊!”小松摸着被打肿的脸说。

空松冷漠的看着小松,坚定的说:“我不会给你两次机会,我没有哥哥。”

冰冷的语言拍打在小松的身上,他却面带着笑容。

空松皱眉头,想了一会说:“你才应该是演技部的吧。”

“谁知道呢~”小松看着一松说。

一松感到了一阵寒风,待不下去了说:“我和十四松去找totti……”

“好~”小松笑道。

空松扔下小松跑出去了,其余的兄弟们也相继走出去。松野家中只剩下小松一人。又是这场景与人,表钟“嘀嗒、嘀嗒”的走着,小松趴在桌子上发呆。

突然,他转过身来,对门说:“就算不去找,结果还是一样的。唉~一群不听哥哥话的弟弟们啊~”小松拖着腮,“这样的话之后更难受吧……不过还是不太知道比较好。毕竟……”

“喀喇!”门突然打开了,兄弟们拖着一松回来了。一松的手中还抱着沾染黄色液体的棒球棍,散发出血的铁锈味。

“呼……总算回到家了。”轻松感叹道,“话说一松为什么会抱着十四松的棒球棍倒在小巷子里。一群猫围着真慎人。”他不自禁的打起了冷颤。

小松向那里看去,说:“轻松啊~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混蛋长男,你什么意思,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轻松厌恶的说。

“哦~~~”小松只是在笑,笑得让兄弟们都觉得诡异。紧接着,他又走到了后院,自言自语,“我也想不是长男啊……”

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一点,紫阳花迎着小雨显出了金黄色,十分的艳丽夺目,鱼珠在花瓣上欢快的跳跃。

“下一场雨,是紫花。”小松顺口说了一句回到了屋里。

【松野~松野~六胞胎~活力的小狗入猫群~阴沉的猫咪来警告~】

“啊……”一松得知了十四松的消息后十分阴沉,更加沉默了,连他喂的那些猫咪都不去见了,一直在自言自语的埋怨自己。

“哼……brother打起精神来吧~让我来化解你的苦难~那群cats也不能放下不管啊~”空松有些担心一松,却用他高超的演技瞒天过海,自顾自的走出家门。

“真是的……你们一个个到底在干嘛啊?椴松和十四松呢?清楚一下现在我们要干什么吧!”轻松头疼的摇摇头,“算了,本来也不指望你们,身为唯一一个正常人我还是要付责任的。”说完轻松也走出了门。

小松趴在桌子上感叹:“唔啊……小轻轻的自我主义是不是又膨胀了?”

一旁的一松迎合着点头。

“我说啊一松~真的这样好吗?你也明白吧是这种世界~还是说~你从轻松拿到椴松手机的时候就知道了~”小松开门见山平淡的说出了非常惊人的事。

“啊……嗯………………!”一松被小松套进去后知后觉小松完全看穿了自己,“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嗯?啊~想想大概就知道了吧~没有那么值得吃惊吧~倒是你~有什么想跟哥哥说的吗?~”小松对一松说。

“既然小松哥哥这么说了…………”一松刚想开口,屋外一声雷鸣,雨倾盆而下。一松貌似想到了什么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

小松静静的看着,说:“啊~~~还是改变不了吗~时间还是到了啊~”

后院的紫阳花渐渐变成淡紫色。仿佛经过雨水的拍打,花变得格外鲜艳。

等三个人凑到一起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空松挽起的衣袖上有淡淡的紫色。

【松野~松野~六胞胎~小猫喵喵雨中叫~老虎藏牙沉默笑~】

“……空松,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轻松严肃的说道。

“诶?”空松突然意识到什么,悄悄卷下袖子。

“你看吧!果然很可疑!说!你对一松做了什么!”轻松拍案而起。

空松沉默了一下,冷静的说:“虽然我也不想我my亲爱的brother,但是拿着totti手机的不是你吗?”

“哈?!你那只眼看见我拿了,你屁毛烧起来了啊!”轻松慌张的说道。

小松皱眉看着他们,若有所思的开口:“大家都是一样的,别争了。”

“……切”轻松把脸向一旁撇去,额头上挂着爆筋。

“哼……”空松像以往一样很痛的坐下来。

“我说啊~你们不要再这样了啊~有什么用吗?两位'杀人犯'~”小松眼神一冷,周围的氛围一下低到了底部。

“……”轻松和空松被小松所说的“实话”震惊到,停止了相对的冷战。

“这样才对嘛~嘻嘻~”小松恢复了以往的面容,“咳咳!现在重要的是我们的弟弟去哪了~真是的~这种时候还有靠我长男啊~”他标志性的用手蹭了蹭鼻子,气氛又恢复到了正常。

“嘛……也是”轻松回答道,“不过你这个人渣别在这种时候摆架子啊!真是的。”

“诶~~~我哪有~”小松皱着眉头说。

“哼~这次我同意brother的看法~”空松又重新摆出了看似很帅的poss。

“唔啊~你也这么说~”小松抱怨道。

剩下的几天几乎没怎么什么线索,这个世界还是依旧的疯狂。

【嘻嘻~才刚开始呢~呐呐呐~你们也回来陪我嘛?~】

……

直到最后,松野家中只剩下了一间空屋和六子所剩下的“遗物”。

——【待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