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

没有cros会死掉的?!!!

【身为哥哥】
“哎呀~撸松还真是爱哭鬼~”
“说谁呢!我才没有!”
“是~~~”
——————
把以前画的发上来www~

日月之恋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31
•已经是cp设定
•稍微有点r18用词……(大丈夫?)
•第一季24话注意
•是糖!
•自我爽文嗯嗯嗯

接受以上请继续观看↑

——————

“唉~……”小松一个人趴在空荡荡的床垫上,“一个人都没有……父母也出去旅游了……哥哥我好无聊啊~~~”

听着枕边钟表“哒、哒”的声音小松开始发呆。那是他在弟弟们离开后买的,因为轻松总说自己起的太晚又叫不起来干脆买个闹钟好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在路旁买下了这个?小松不停的想着。

实际上他们在这之前就已经是情侣了。不仅是亲吻就连最后也做了。想到这里小松不禁有些嗤笑:“哈哈哈~说起来他的性 欲可是意想不到的旺盛呢~也不知道看的什么竟然那些淫 秽的语言都对我说啧啧啧~”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可以看得出小松脸上的红晕,想象的到他其实非常享受的。

他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说:“谁叫我的小男朋友是s呢~”想着又笑着钻进被窝。

不过自从轻松走后小松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或者说想做刚挑起来又想到轻松陷入了沉思。

“只想跟你做啊……”他一个人钻在被窝里嘟囔着,“你还会回来吗……明明只是个NEET……”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流露出难以言表的悲伤,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出眼角淡淡的红色,也许已经悄悄哭过了吧。

小松被这朦胧月色所迷住,走到窗前看着,不知不觉侧坐倚在窗框上,细细观赏着月色被云晦明变化着。

当月亮再次洒落月光的时候,洒落在小松的身上。皎白的月色给日常活泼、神经大条的他添上了文静与一丝妩媚,与眼角的淡红相应。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明月,红透的眼眸如太阳一般与月亮呼应,常常无所谓高高弯起的眉毛也沉了下来,上扬的嘴角也应景变得微微向下摆。宛如处子一般令人沉醉其中。

“……小松?”楼下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松轻歪头向下望。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整洁的袖口与领脚透露出他一丝不苟的严肃,从自身而发的魅力将他演变成了禁欲。柳叶眉未向上扬,张开他特有的三角嘴。如果说小松的眼眸是太阳,那么他就是月亮。与他相应却又别扭的跟随他,反射太阳光来回应着自己,却又用自己的静来软化太阳,也是互相的依赖。那淡绿色的凤眼对上圆圆的“太阳”,明明距离如此之远却又互相吸引着。

小松愣了一会突然皱起眉头捂住口鼻回到卧室冲了下来。

他穿着淡蓝的睡衣一下子扑在轻松的怀里。光着脚踏在秋天的地上是很凉的,但是小松似乎没有在意,只是抱住他趴在肩上,用鼻子轻轻嗅取那时隔多久的味道。

“抱歉……时间有点晚,你没睡?家里只有你吗?”轻松揉着他的头问。

“只有我自己~超无聊~”小松吸鼻涕蹭着轻松的颈部,像是小猫撒娇一般令人怜悯。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很累了。”轻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抚摸上小松的脸,在他红通通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要跟我走吗?”

“诶~不要~”小松偏过头说,“我可不想跟你这个负心汉一起生活!”

“噗……哪来的词?”也许是氛围的沉溺,轻松也变得温柔下来,一下子公主抱起小松。随后颠了颠,挑眉的看着小松,“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这可比我走之前轻多了。以前还是很费劲现在怎么一下子……?”

“都怪你~啊~哥哥我日思夜想都日渐消瘦了~你看!我自以为傲的肚子没有了!”小松突然气鼓鼓的说。

“这算什么……嘛算了。”轻松低下头轻吻上了小松小巧诱人的嘴唇,“我养你你可要比我重,抱不动不要紧,普通抱起来总算可以吧?”

“诶!——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吗!”小松在轻松怀里闹着,“我不管!小轻轻太过分了!”

“知道了安静点,现在可是半夜哦?”轻松像是习惯了没等小松回答就开始抱着往公寓走。

“诶~~你真的有房子了吗?”小松躺在轻松怀里问。

“现在是租的,工资还算稳定,到时候慢慢买。”轻松不紧不慢的边说边走。

“哦~~~真想不到啊轻松~”小松笑着向怀里蹭。

……

这一路他们安静的走了下来。或许是这一段,或许是后半生。

——end

【感染】(九)依偎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第五篇【生效】第六篇【传言】第七篇【胶人】第八篇【混乱】

接受以上请继续↓

——————

坐在那里的是一位身穿藏蓝军衣的人,很温柔的看向这边微笑。

“不会吧?空松?!唔啊~你竟然比我们先知道~”小松看见空松坐在这里抱怨这说。

“不会他们都在吧?刚刚还只剩下十四松就全了。”轻松撇下眉毛无奈的说。

“诶!——怎么能这样~”小松顺势坐在空松傍边黏上轻松。

“喂!能怪我吗,我也是跟你一起的好不好。”说着轻松想推开抱住自己胳膊粘着蹭的人。

“bro?……”而一旁的空松已经被无视了很久貌似要哭出来了。

“啊~那你说有什么事啊~”小松见状随口说了句象征性的安慰了一下。

空松突然重振旗鼓是的摆着poss说:“哼~当然是欢迎了my dear brothers!~”

还没等说完又被小松吐槽:“啊~知道了知道了~快点说啊~哥哥我可不喜欢在这里坐太久~”

“诶。”空松突然顿了一下又说,“哼……这里貌似只剩下我们了哦bro~”

“啊~嗯……诶?!!!”小松经过很长的反射弧意识到,“等等等等!唔啊~这里那么多人呢为啥只有我们没有死?啊不过这样蛮好的~可以不用工作了!”

“咚!”一下轻松的拳头挥过去在小松头上砸了个包,“喂!给我正经点。空松,你说的是真的吗?”

空松很真诚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想一只哈士奇,再问什么可能都不知道了。

“唉……”轻松没办法谈了口气,“然后没了?”

空松疑惑的点了点头说:“所以只有我们哦bro!一起为了这神秘的组织干杯吧!”

“噗哈哈哈哈不要突然痛啊~话说酒哪来的?!你该不会把很痛的东西都藏在披风后吧哈哈哈哈哈哈~”小松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趴在桌子上。

“哼哼~”空松好像被说中了一样很痛的从披风下掏出一把墨镜戴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吗哈哈哈哈哈不要出其不意啊!我的助骨哈哈哈哈哈哈~”小松笑出眼泪看着空松很痛的样子。

“诶,哪里……”空松却很担心的凑过去让小松笑得更欢了。

这是两个拳头分别挥到了他们头上。

“唔!”空松吓得怔了一下。

“好痛——!打我两次了!小轻轻好坏!——”小松捂着头抱怨。

轻松像是看自己孩子一样不停的唠叨着:“因为你不老实!让你接他话你看笑成这样等会缺氧了我们可没法给你。还有你空松!你不要每次都是那种关心别人这样会让别人在物理方面更痛苦好吗!唉……真希望什么时候您能注意到。”

“唔啊……小轻轻~?”小松尝试打断他说话,毕竟谁也不想被训似的在这里坐着。

“啊?在我说话的时候你注意点别总是打断别人说话。虽说我们已经是社会底层啊……现在不是了那就更应该要保持好自己的态度知道了吗!别人说话要好好听着虚心接受要不然你们人渣的本性是改不了的。”

小松和空松谁也没办法插进话就只好干坐着听。直到晚上才意识到已经那么晚了轻松带着小松回去,只有空松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

“哦……原来是这样吗bro……”他沉思的想着轻松说的话。

而另一边的两个人又开始闹起来。

“小轻轻刚刚好过分哦~我坐着腿都麻了还打我!”小松缠着抱怨道。

“哈?这是你的事吧,还有不要跟过来我等会要去我的房间。”虽然这么说着,轻松还是搂住了小松的腰让他倚在自己身上。

“唔。”小松的脸瞬间红了,又故作镇定的咳了几声,“那一起睡吧~”

“哈?!虽说我们之前一直是一起睡……当然那是跟兄弟们一起啊。”轻松皱着眉看他。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都是兄弟~”小松坏笑着戳了戳轻松的脸。

“唉……知道了知道了。”轻松像是认命一样答应,推开了小松戳自己脸的手。

不一会到了房间,里面跟宾馆是一样的。轻松关上门把小松放在床上脱下自己的外套。

“诶~~~这个样子是不是超~~~牙白啊~”小松坏笑着看着轻松。

“……”轻松意外的沉默了一会又说,“唉~你的思想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

小松看轻松脱下衣服,白色衬衫现尽了紧实的身材,侧身整理袖口的样子禁欲得让人心动。绿色眼眸深邃的看着手腕在想着什么,露出平常难以见到坚毅又温柔的面庞。他好像意识到什么轻轻回头正好与小松红色透亮的眼睛对视。

小松见到这样瞬间转过脸,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已经红的烫手了。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更好,轻松的样貌已经占满脑海,甚至在想接下来会做什么。

小松失去了以前绰绰有余的样子,而是害羞脸红的缩坐在床头,时不时偷看着轻松。

“……小松?”轻松嘴角上扬的坐在小松旁边。

小松却不好意思不敢看他,只是下意识的靠近轻松。

轻松突然抚摸起小松的脸,红色禁果般面庞在手中让人垂涎欲滴,被惊的看向自己的眼睛充满了惊讶却又带一丝期待。

“你生病了吗?”轻松看着小松说。

“啊嗯……”小松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轻松把他搂入自己怀中,躺在床上盖好被子,让小松的头埋到自己胸口。

“睡吧~”轻松抚摸着小松细软的头发,不停的顺着。

“唔……嗯…………”小松在温暖的怀里蹭,不知不觉抓着衣角睡着了。

“呼……真是可爱,不能坦诚一点吗?虽然我也是……”轻松弯下身抱住小松,轻轻的撩起他的刘海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床下的液体开始慢慢向他们蠕动去……

——————未待完续

嗯嗯今天是9.9号
所以祝速度松99!!!他们一定要9999999
(过激发言)
咳,官方的速度松的话一定要在一起好好过www毕竟是恶童组合(亲情真是意想不到的好吃)

其实全是摸鱼
摸得非常开心(其实还有一些懒得拍)

p.s.有一点点all oso

【感染】(七)胶人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里为心理活动
•开心吗?更新了!×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第五篇【生效】第六篇【传言】

接受以上请继续↓

——————

只见二人愣愣的看着站在小松身后的那个人——完全已经没有一处完好地方慢慢持续融化着,时不时滴落身上的粘液,但是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小松?怎么了看见我这样。”那个人谈了口气。

“?!!!诶!”听清他的声音小松突然又叫了开了,“你……不会吧…是刚刚的巡警吗?”

“嗯?是啊,所以说怎么了?”巡警奇怪的问。

“你没有知觉吗?喂喂喂你现在可是变成史莱姆了!”小松惊奇犹豫的说着,便又向后退了几步。

“…?你在胡说些什么?快点去工作,别以为我也是跟你一样那么懒散的人。”巡警不在意的耸耸肩甩了一下看不见形状的手就慢慢的拖沓着液体走开了。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凭大体形状可以看得出他直接把自己的胳膊完全甩了出去,粘稠的粘在一旁的墙上,寒冷的气氛瞬间蔓延开来。

轻松很淡定的看着,同时也在默默观察着小松,细细品味着他震惊又恐惧的面庞。看后便反胃的看向液体排斥道:“……啧什么恶心的东西啊,真让人反感。”

“唔!!!!”小松吓得跑到轻松的旁边,“噫……这是什么啊。”他装作很随便说笑话的样子却不自禁的发颤。

轻松看着小松的脸,露出了一丝不轻易被发现的笑意,紧接着又似麻烦的捶了一下小松的头,安慰的说:“肯定是他们搞得研究啊好好动点脑子,正常人会这样吗?”

“唔疼疼…是~知道了~”小松擦了擦鼻子笑嘻嘻的说,感觉又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啊~快走吧在这里真难受~”说着又跑开这里了。

轻松一直看着小松的背影,虽然感觉有哪里有点怪,但已经不重要了,他还是站在自己身边不是吗?这么想着,他笑着跟了上去。

【碰了太阳能不融化吗?白痴。】

走出门,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你又不是我,碰他?这就是结果。”

“喂~小轻轻~慢死了~撸松真不愧是撸松啊那么慢~”小松在远处向轻松招着手。

“哈?!别叫撸松啊混蛋!跟这个没关系吧!”轻松气冲冲的走过去,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

在轻松自认为不会被小松察觉怪异着看卫生间中粘液时,小松悄悄走开了一小会,不过也只是一小会。

第二天这里的巡警不见了,大家都说他一定是被调走了,毕竟那么认真的人。不过干了不该干的事就不一定了,当然,很少有人这么认为。

“喂!几点了还在这里墨迹。”轻松烦躁的倚在岗位上。

“你是恶魔吗!刚我刚睡醒诶~我还没有吃好吃的早饭~没有梨子~没有啤酒~啊~~~打不起精神~”小松懒散的打着瞌睡。

“现在你可不是NEET了笨蛋!”轻松清了清嗓子,又挺直了腰板。如果不说别的,就他整洁的发型,干练的站姿,皮鞋被刷的刚好的八字脚。随上方的通风口吹来阵阵微风将他的刘海微微被风撩动着,露出被藏起刚好皱起的眉头,严肃的眼神望向对面。着禁欲又帅气的味道,怎么不让人心动呢?

小松脸微红的靠在旁边的墙上,静静的看着轻松,笑了笑便安稳的坐在椅子上。

说来这里只有一个椅子,轻松却说自己要好好站岗所以不坐,虽说一直在批评着小松,自己却没有做出任何不情愿的动作。

这甜腻的宠溺不止体现这一次,仿佛是情侣一样,别人却一点看不出来,这份感觉或许只有他们知道。

经过那件事后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他们还是依旧打打闹闹,相互斗嘴,却又享受着这个过程。

这里除了多了一摊液体,又很快被人清理了。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未待完续

这里是作者~谢谢大家喜欢感染系列❤我会尽力去写好每一篇的~由于学业我通知一下,可能类似一周一更,一般在周末~如果有缺梗请不要害羞一定狠狠地xun告诉我!以上~

第八篇【混乱】点这里

P.S.看tag会有惊喜www×

【感染】(六)传言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里为心理活动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第五篇【生效】

接受以上请继续↓

——————

像往常一样他们起床、出门、上班也都是常态了。也许是感觉很轻松,他们似乎很满意现在的状况。

到了工作地点轻松只是愣愣的站着时不时说小松几句,而小松听腻了后就跑去找不远处的巡警寒暄了。

“早上你听说了吗?那件事情。”巡警小声对小松说着。

“啊?什么事啊?”小松一脸茫然,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哇传的那么火你竟然不知道吗?!”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之后他咳了几声又说,“这次不一样,有好几个人都化成粘液死了。”

“唔啊?那算什么~好恶心~”小松笑着又摆手。

“别笑啊我说的是真的。”那个人皱了皱眉头招呼小松过来后趴在他的耳边说,“这次可别当儿戏啊,也不知道是谁带进来的这种恶心的东西,死的人里完全没有共同点,肯定是无差别杀人了。”

“是~是~”小松听得不耐烦了,这种严肃的东西听起来实在太枯燥了就随便说轻松还在等他就跑走了。

“唉……那个人真是。”巡警摇摇头手揣兜离开了。

地上却留下了不知道谁滴下的一小摊液体。

“你又在找巡警聊天吗?能不能别打扰他们啊,别人又不像你那么随便,整天工作也没个工作样。”当小松向这里走的时候轻松便顺口说出。

“诶~有没有什么关系~看看你们那么死板真是一点都不好玩~”小松无聊的瘫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一看就知道过去听了一大堆对他来说无聊的事情。

“嗯?这次又听说什么了。”轻松好奇的问小松。

“啊~说什么人变成液体啊之类的~”小松拿出漫画书说着。

“…什么?你没吃错药吧?”轻松一脸嫌弃的看着轻松,“果然漫画书还是应该阻止你买。”

“诶~!不行!”小松撒娇似的又黏上轻松,“就知道小轻轻最好了~才不会这样~是吧~”

说着轻松一把按住小松的头使劲推开,无奈的说:“不行,最近太纵容你了你看看,上次谁把我午饭里的肉挑走的?还放菜什么交换我看你是把我当成提肉机和垃圾桶了!”

“怎么会呢~小轻轻最好了~什么都给我是吧~因为我是哥哥要听我的知道了吗~”小松坏笑着戳了戳轻松的脸颊。

“喂!混蛋松你在干什么!”想了一会的轻松又说道,“不对不要转移话题啊喂!”

小松在一旁捂着肚子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哈~明明是你自己在意的不对还冤哥哥了吗~哎呀~我好委屈啊~弟弟竟然不听哥哥话了~”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丝毫没有伤心反悔的意思。

轻松却意外的愣了一下,紧接着又生气的捶了小松一下说:“不就是因为你这个笨蛋哥哥太让我操心了吗?要是没有我怎么办?你是不是什么都不干了嗯?”

“诶~不会啦~”小松简单的迎合一句又开始在意起来。那是什么反应啊?为什么要愣一会……只是因为太让人操心了?唔啊!不清楚!好乱~好麻烦啊~想着小松挠了挠头,“我先去趟卫生间~”

“你该不会又想跑去完了吧。喂!”轻松看着小松跑走的背影沉思着,我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我认为应该没有暴露啊?还是说他是故意……不那个笨蛋不可能想到这一点,就算快想到也会因为太麻烦而放弃吧。想完他耸了耸肩倚在墙上看守岗位。

他看着刚刚小松和巡警说话时滴落的那摊液体说:“真是恶心。”撇了一眼便向洗手间走去。

走到厕所的小松按着洗手台看着面前的镜子说:“为什么总是来厕所啊~唉……总之先洗一洗再回去吧~最近奇怪的感情也太频繁了吧~”他甩了甩头关上水龙头。

小松静静的低头看着水槽,心里却止不住想着那个人搂住自己的温度。他轻轻的抱住自己的胳膊,连摸都不用摸就知道自己的耳朵又红了。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小松?”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他。

“唔啊?!呼……别那么吓人行吗又来啊?”小松被吓得十分慌张又平静了下来,然后慢慢转过头,但看见那个人就吓得他立马喊出了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赶过来,急忙喘息着说:“小松!没事吧!”

——————未待完续

第七篇【胶人】点这里

【感染】(五)生效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

接受以上请继续↓

——————

今天依旧如往常一样,房间里想起警报,小松慢慢从盖好的被子中坐起来。

他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说:“好困啊……还没睡够呢。”顺便又敲了敲上铺,“小轻轻~起床了吗~”

因为正常情况下都是轻松把小松叫起来的,不过自己一个人醒那么早是很罕见的。见上面没动静他使坏想做点恶作剧,随后偷摸的爬到上铺慢慢露出头,却发现上铺一个人都没有。

“唔啊?轻松呢?”小松实在很奇怪的问着,毕竟这可是从工作之后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嘛算了大概是自己偷跑出去了吧~”想找便随便整理后走出去工作。

路上依旧是非常拥挤的,可以这么说,如果小松被火烤一下那就是完美的汉堡饼了。

到了工作的岗位却没有发现轻松的踪影,他可是从来不会翘班的,况且翘班的话在这里会很严重的,基本上积累到一定次数便会逐出组织,在外面与怪物们一起生活。

想了想小松还是很担心轻松,虽然看起来一副什么都无所谓人渣的样子,但是在心里轻松是唯一的、不可代替的。他明白自己的感情可能已经不是普通的兄弟了,但是还是想要作为兄弟来保护着他。

在空闲的时间他到处走,别人问起来就说是到处逛逛,实际上他比谁都焦急。

不过事情不总会一帆风顺,找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他,小松真的有点后怕了。轻松尖叫、被怪兽吞噬的那一幕现在还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还有当时突然出现的他,跟梦一样,搞不清楚现实。

对于小松来说这似乎有点太复杂了,不过他现在只想找到轻松。

这里的门禁是十一点,过了这个时间没有回到家便会有人强制性的拖回去。

小松已经找了几乎一天,还是没有发现他的踪影,上级似乎也没有给他扣分,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什么了。

他苦恼的倚在门上,刚想休息一下接着找突然被伸出的手吓了一跳:“唔啊!”

那个手搂住小松的腰一把搂回家中,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在轻松的怀里趴着了,小松的脸瞬间红的不能再红了。

他故作淡定的咳了咳,说:“哎呀~小轻轻那么喜欢哥哥吗~话说之前去哪了怎么突然失踪了?”

“被上级叫走了而已,我已经跟巡逻的人说了。”轻松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出来。

“哇~是吗~随便啦下次记得跟哥哥说一声~不然我会担心哦~”刚想标志性的擦擦鼻子结果感受到了腰部似乎在被摩擦,小松微咬住嘴唇不好意思的偏头,“喂~喂…轻松啊~哥哥很不舒服的能不能放开我~”

“嗯?明明是我把你抓回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快十一点了你还想出去不是被抓是什么!”轻松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顺便掐了一下小松的腰。

“疼疼疼疼疼!唔啊知道啦你不要发那么大的火啊~毕竟哥哥可是因为去找你才这样的诶~有没有点感恩之心啊!”小松气得一直在抱怨,其中也有自己期待破灭的一份。

“烦死了我可不需要你来,你来找我还嫌我工作不够多呢,干多少全都被你毁了,唉……你什么时候能有点用啊。”说着手上又搂紧了一下。

“好过分!哥哥我的好心至少要领吧!”小松看起来气鼓鼓没有在意手上的动作,实际上心里如同毛线球一样乱,因为一直在被搂着腰他的温度也就升得越来越高,虽然他很想推开但还是私心占据大,他还想被轻松多搂一会。

“都这样了你还吵,怎么跟我在一起除了吵架就什么也不会了?你以为你小学五年级的口语水平能强我多少?”轻松冷冰冰的说。

“喂!”这次小松的脾气又起来了,“你这个家伙不就经常吧笨蛋傻瓜放在嘴边别的词崩都崩不出来!”

“你说什么!就你还好意思说我!我看你连这都不如!白痴!工作什么也不会那么简单还不干!”轻松说着又捏了小松的脸。

“喂!你就这么对哥哥吗我可是世界第一国宝!”小松也没有威严的反抗着却始终能跟轻松斗嘴。

就这样,两个人似乎忘了自己的姿势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搂搂抱抱的样子一直吵,吵到深夜小松实在支撑不住却被轻松搂住没办法上床,在不知不觉中小松趴在轻松肩上睡着了。

轻松在观察后得知是真的睡着后搂紧他,把他扶到床上,好好的给他盖上被子,坐到枕边用轻柔的语调说:“在搂你的时候脸好红~明明想要让我松开自己却不推开……不要让我误会哦?小松哥哥。”说完揉了一下他的头便走回床上了。

第二天还是依旧吵吵闹闹的样子,不过对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他们却潜意识的接受了。

刚出门就有人在尖叫,他们说有不少人莫名化成液体死了。

但是他们依旧吵着却无视了旁边更为严重的事情。

——————未待完续

第六篇【传言】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