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

没有cros会死掉的?!!!

【身为哥哥】
“哎呀~撸松还真是爱哭鬼~”
“说谁呢!我才没有!”
“是~~~”
——————
把以前画的发上来www~

日月之恋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31
•已经是cp设定
•稍微有点r18用词……(大丈夫?)
•第一季24话注意
•是糖!
•自我爽文嗯嗯嗯

接受以上请继续观看↑

——————

“唉~……”小松一个人趴在空荡荡的床垫上,“一个人都没有……父母也出去旅游了……哥哥我好无聊啊~~~”

听着枕边钟表“哒、哒”的声音小松开始发呆。那是他在弟弟们离开后买的,因为轻松总说自己起的太晚又叫不起来干脆买个闹钟好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在路旁买下了这个?小松不停的想着。

实际上他们在这之前就已经是情侣了。不仅是亲吻就连最后也做了。想到这里小松不禁有些嗤笑:“哈哈哈~说起来他的性 欲可是意想不到的旺盛呢~也不知道看的什么竟然那些淫 秽的语言都对我说啧啧啧~”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可以看得出小松脸上的红晕,想象的到他其实非常享受的。

他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说:“谁叫我的小男朋友是s呢~”想着又笑着钻进被窝。

不过自从轻松走后小松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或者说想做刚挑起来又想到轻松陷入了沉思。

“只想跟你做啊……”他一个人钻在被窝里嘟囔着,“你还会回来吗……明明只是个NEET……”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流露出难以言表的悲伤,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出眼角淡淡的红色,也许已经悄悄哭过了吧。

小松被这朦胧月色所迷住,走到窗前看着,不知不觉侧坐倚在窗框上,细细观赏着月色被云晦明变化着。

当月亮再次洒落月光的时候,洒落在小松的身上。皎白的月色给日常活泼、神经大条的他添上了文静与一丝妩媚,与眼角的淡红相应。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明月,红透的眼眸如太阳一般与月亮呼应,常常无所谓高高弯起的眉毛也沉了下来,上扬的嘴角也应景变得微微向下摆。宛如处子一般令人沉醉其中。

“……小松?”楼下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松轻歪头向下望。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整洁的袖口与领脚透露出他一丝不苟的严肃,从自身而发的魅力将他演变成了禁欲。柳叶眉未向上扬,张开他特有的三角嘴。如果说小松的眼眸是太阳,那么他就是月亮。与他相应却又别扭的跟随他,反射太阳光来回应着自己,却又用自己的静来软化太阳,也是互相的依赖。那淡绿色的凤眼对上圆圆的“太阳”,明明距离如此之远却又互相吸引着。

小松愣了一会突然皱起眉头捂住口鼻回到卧室冲了下来。

他穿着淡蓝的睡衣一下子扑在轻松的怀里。光着脚踏在秋天的地上是很凉的,但是小松似乎没有在意,只是抱住他趴在肩上,用鼻子轻轻嗅取那时隔多久的味道。

“抱歉……时间有点晚,你没睡?家里只有你吗?”轻松揉着他的头问。

“只有我自己~超无聊~”小松吸鼻涕蹭着轻松的颈部,像是小猫撒娇一般令人怜悯。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很累了。”轻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抚摸上小松的脸,在他红通通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要跟我走吗?”

“诶~不要~”小松偏过头说,“我可不想跟你这个负心汉一起生活!”

“噗……哪来的词?”也许是氛围的沉溺,轻松也变得温柔下来,一下子公主抱起小松。随后颠了颠,挑眉的看着小松,“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这可比我走之前轻多了。以前还是很费劲现在怎么一下子……?”

“都怪你~啊~哥哥我日思夜想都日渐消瘦了~你看!我自以为傲的肚子没有了!”小松突然气鼓鼓的说。

“这算什么……嘛算了。”轻松低下头轻吻上了小松小巧诱人的嘴唇,“我养你你可要比我重,抱不动不要紧,普通抱起来总算可以吧?”

“诶!——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吗!”小松在轻松怀里闹着,“我不管!小轻轻太过分了!”

“知道了安静点,现在可是半夜哦?”轻松像是习惯了没等小松回答就开始抱着往公寓走。

“诶~~你真的有房子了吗?”小松躺在轻松怀里问。

“现在是租的,工资还算稳定,到时候慢慢买。”轻松不紧不慢的边说边走。

“哦~~~真想不到啊轻松~”小松笑着向怀里蹭。

……

这一路他们安静的走了下来。或许是这一段,或许是后半生。

——end

刚到了白板笔和透明软垫玩的我真开心(本来是用来写题的×)
然后就是一些鱼~~~
第五的话直接看最后一张啦~自设

嗯嗯今天是9.9号
所以祝速度松99!!!他们一定要9999999
(过激发言)
咳,官方的速度松的话一定要在一起好好过www毕竟是恶童组合(亲情真是意想不到的好吃)

其实全是摸鱼
摸得非常开心(其实还有一些懒得拍)

p.s.有一点点all oso

是一只自设异能十四!(小天使对不起把你画成这样orz)
随便摸点鱼啦~

【感染】(八)混乱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有一点 一松→おそ 松注意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小一松登场~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第五篇【生效】第六篇【传言】第七篇【胶人】

接受以上请继续↓

——————

在工作的时候他们感觉周围越来越奇怪,总是很热但通风口却是开着的。直到有一天,早上的警报没有响起。

到了早上八点轻松突然醒过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看起来比较整齐的头发突然炸出了呆毛。他迅速下来摇起小松的肩膀说:“喂!——都八点了快点给我醒过来!”

小松迷迷糊糊皱褶眉头说:“哈?警报不还没响嘛~你看错啦~”说着又打了个瞌睡。

“虽说是这样……但是现在我们应该站到岗位上了啊!以前最晚都是七点五十到吧!”轻松生气的说顺手掀起被子拽着小松起来,“快点把外套床上!走了。”

经过轻松的一番说教小松不仅困,头也又更痛了。

刚走出门,又是一副奇观。周围没有任何的人,满地液体铺成地毯,毫无生气的散发出言语说不上的气味。

“唔啊?!”小松刚踏出脚就被地上的液体吓了一跳,“额……这是什么……好恶心…感觉像是……巡警那样?”

“啧……不清楚,这个味道是不是有点奇怪?”轻松微捂住鼻子。

“喂!”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跟轻松和小松穿着一样的衣服,只不过多了紫色的披风和帽子,那是明显权力的象征。一个看起来驼背慵懒的人带着防毒面具并扔给他们两个,“戴上,跟我来。”

小松急急忙忙接住自己戴上随手给了轻松,一脸茫然的跟着走。

轻松看了一眼前面,轻啧了一声戴上面具。

走在路上小松突然问:“诶一松?你怎么在这啊~话说你升官了?!好狡猾!——虽然我不想好好工作~”

“啊……小松哥哥不知道吗?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死了所以我是充数的。”一松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我来就是看看还有没有剩余的人然后召集统计一下……”

“哈……一松还真是长大了。”轻松无所谓的感叹了一句,其实心里因为弟弟比自己先升职而不甘。

“诶~那这样我要当boss!”小松突然激动起来,“这样我就可以睡懒觉打小钢珠赛马喝啤酒了!~”

“人渣。”说着捶了一下小松的头,“要当也是我当吧?你那么不靠谱肯定不行。”

所以在意点是这个吗……一松默默想着。他走到一扇大门推开,里面看得出比普通的房间要豪华得多很多——是会议室。

“哇~~~这里超豪华啊!”小松走进来感叹道。

“唔啊……这就是高层吗。”轻松也跟上来。

他们坐到一个又大又长桌子前的椅子上,一看就是双方boss谈话那样的场地。

“小一松啊~你确定我们没有来错地方吗?这里只有我们诶~”小松趴在桌子上说着。

“就是这里,小松哥哥在这里坐会……轻松先去那边的门后吧……有人等你。”一松不自然的指了一个门。

“嗯?好。”轻松耸了耸肩走过去。

“那我呢~”小松看着走到旁边的一松。

“嗯……小松哥哥。”一松皱褶眉头看他,“你……知道现在的状况吧?”

“嗯?你在说什么啊~”小松挠了挠头不解的看着,“啊~这么麻烦的事哥哥才不想听~”

“嗯……”一松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揉了揉小松的头。

“诶?”对突入袭来的摸头小松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门以外就不要去了,那个酒红色的木门后是你的房间。”一松说着,“轻松在你对面,不跟你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有一股浓浓的醋味。

小松擦了擦鼻子说:“好~那我以后是boss了吗?~”

一松无奈的谈了口气,懒散的说:“跟我一样,我先去喂猫了。”说罢一松便起身离开了。

“诶~这个地方还有猫啊~”小松嘟嘴说着。

这时轻松从房间走出来。

“哟~轻松~”小松笑着招手,“你也听他们说了一下吗?~”

“啊……对。”轻松扶额有些失望的说,“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那个totti跟我说住哪而已。”

“诶~聊了那么久?”小松戳着轻松的脸。

轻松叹了口气推开说:“算是吧。那你呢?”

“嗯?被说了一些不太懂的话~嘛差不多啦~”小松标志性的擦了擦鼻子。

“也是……先去房间看看吧,他们说十点要到这里集合。”轻松整了整衣服。

“好~~~”小松伸了个懒腰走去房间。

轻松也走去自己的房间。当然没过多久小松又跑到轻松房间闹开了。

“小黄书是不是收拾到了书橱后啊~”小松坏笑着说。

“白痴!我又不是空松。”轻松依旧推着小松想要把他赶出去。

当然小松是不可能被赶出去的于是紧缠着轻松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耗到时间他们走出门到会议室。

然而,那里已经有人坐着了。

——————未待完续

第九篇【依偎】点这里

【感染】(六)传言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里为心理活动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第五篇【生效】

接受以上请继续↓

——————

像往常一样他们起床、出门、上班也都是常态了。也许是感觉很轻松,他们似乎很满意现在的状况。

到了工作地点轻松只是愣愣的站着时不时说小松几句,而小松听腻了后就跑去找不远处的巡警寒暄了。

“早上你听说了吗?那件事情。”巡警小声对小松说着。

“啊?什么事啊?”小松一脸茫然,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哇传的那么火你竟然不知道吗?!”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之后他咳了几声又说,“这次不一样,有好几个人都化成粘液死了。”

“唔啊?那算什么~好恶心~”小松笑着又摆手。

“别笑啊我说的是真的。”那个人皱了皱眉头招呼小松过来后趴在他的耳边说,“这次可别当儿戏啊,也不知道是谁带进来的这种恶心的东西,死的人里完全没有共同点,肯定是无差别杀人了。”

“是~是~”小松听得不耐烦了,这种严肃的东西听起来实在太枯燥了就随便说轻松还在等他就跑走了。

“唉……那个人真是。”巡警摇摇头手揣兜离开了。

地上却留下了不知道谁滴下的一小摊液体。

“你又在找巡警聊天吗?能不能别打扰他们啊,别人又不像你那么随便,整天工作也没个工作样。”当小松向这里走的时候轻松便顺口说出。

“诶~有没有什么关系~看看你们那么死板真是一点都不好玩~”小松无聊的瘫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一看就知道过去听了一大堆对他来说无聊的事情。

“嗯?这次又听说什么了。”轻松好奇的问小松。

“啊~说什么人变成液体啊之类的~”小松拿出漫画书说着。

“…什么?你没吃错药吧?”轻松一脸嫌弃的看着轻松,“果然漫画书还是应该阻止你买。”

“诶~!不行!”小松撒娇似的又黏上轻松,“就知道小轻轻最好了~才不会这样~是吧~”

说着轻松一把按住小松的头使劲推开,无奈的说:“不行,最近太纵容你了你看看,上次谁把我午饭里的肉挑走的?还放菜什么交换我看你是把我当成提肉机和垃圾桶了!”

“怎么会呢~小轻轻最好了~什么都给我是吧~因为我是哥哥要听我的知道了吗~”小松坏笑着戳了戳轻松的脸颊。

“喂!混蛋松你在干什么!”想了一会的轻松又说道,“不对不要转移话题啊喂!”

小松在一旁捂着肚子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哈~明明是你自己在意的不对还冤哥哥了吗~哎呀~我好委屈啊~弟弟竟然不听哥哥话了~”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丝毫没有伤心反悔的意思。

轻松却意外的愣了一下,紧接着又生气的捶了小松一下说:“不就是因为你这个笨蛋哥哥太让我操心了吗?要是没有我怎么办?你是不是什么都不干了嗯?”

“诶~不会啦~”小松简单的迎合一句又开始在意起来。那是什么反应啊?为什么要愣一会……只是因为太让人操心了?唔啊!不清楚!好乱~好麻烦啊~想着小松挠了挠头,“我先去趟卫生间~”

“你该不会又想跑去完了吧。喂!”轻松看着小松跑走的背影沉思着,我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我认为应该没有暴露啊?还是说他是故意……不那个笨蛋不可能想到这一点,就算快想到也会因为太麻烦而放弃吧。想完他耸了耸肩倚在墙上看守岗位。

他看着刚刚小松和巡警说话时滴落的那摊液体说:“真是恶心。”撇了一眼便向洗手间走去。

走到厕所的小松按着洗手台看着面前的镜子说:“为什么总是来厕所啊~唉……总之先洗一洗再回去吧~最近奇怪的感情也太频繁了吧~”他甩了甩头关上水龙头。

小松静静的低头看着水槽,心里却止不住想着那个人搂住自己的温度。他轻轻的抱住自己的胳膊,连摸都不用摸就知道自己的耳朵又红了。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小松?”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他。

“唔啊?!呼……别那么吓人行吗又来啊?”小松被吓得十分慌张又平静了下来,然后慢慢转过头,但看见那个人就吓得他立马喊出了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赶过来,急忙喘息着说:“小松!没事吧!”

——————未待完续

第七篇【胶人】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