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

没有cros会死掉的?!!!

【身为哥哥】
“哎呀~撸松还真是爱哭鬼~”
“说谁呢!我才没有!”
“是~~~”
——————
把以前画的发上来www~

日月之恋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31
•已经是cp设定
•稍微有点r18用词……(大丈夫?)
•第一季24话注意
•是糖!
•自我爽文嗯嗯嗯

接受以上请继续观看↑

——————

“唉~……”小松一个人趴在空荡荡的床垫上,“一个人都没有……父母也出去旅游了……哥哥我好无聊啊~~~”

听着枕边钟表“哒、哒”的声音小松开始发呆。那是他在弟弟们离开后买的,因为轻松总说自己起的太晚又叫不起来干脆买个闹钟好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在路旁买下了这个?小松不停的想着。

实际上他们在这之前就已经是情侣了。不仅是亲吻就连最后也做了。想到这里小松不禁有些嗤笑:“哈哈哈~说起来他的性 欲可是意想不到的旺盛呢~也不知道看的什么竟然那些淫 秽的语言都对我说啧啧啧~”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可以看得出小松脸上的红晕,想象的到他其实非常享受的。

他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说:“谁叫我的小男朋友是s呢~”想着又笑着钻进被窝。

不过自从轻松走后小松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或者说想做刚挑起来又想到轻松陷入了沉思。

“只想跟你做啊……”他一个人钻在被窝里嘟囔着,“你还会回来吗……明明只是个NEET……”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流露出难以言表的悲伤,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出眼角淡淡的红色,也许已经悄悄哭过了吧。

小松被这朦胧月色所迷住,走到窗前看着,不知不觉侧坐倚在窗框上,细细观赏着月色被云晦明变化着。

当月亮再次洒落月光的时候,洒落在小松的身上。皎白的月色给日常活泼、神经大条的他添上了文静与一丝妩媚,与眼角的淡红相应。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明月,红透的眼眸如太阳一般与月亮呼应,常常无所谓高高弯起的眉毛也沉了下来,上扬的嘴角也应景变得微微向下摆。宛如处子一般令人沉醉其中。

“……小松?”楼下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松轻歪头向下望。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整洁的袖口与领脚透露出他一丝不苟的严肃,从自身而发的魅力将他演变成了禁欲。柳叶眉未向上扬,张开他特有的三角嘴。如果说小松的眼眸是太阳,那么他就是月亮。与他相应却又别扭的跟随他,反射太阳光来回应着自己,却又用自己的静来软化太阳,也是互相的依赖。那淡绿色的凤眼对上圆圆的“太阳”,明明距离如此之远却又互相吸引着。

小松愣了一会突然皱起眉头捂住口鼻回到卧室冲了下来。

他穿着淡蓝的睡衣一下子扑在轻松的怀里。光着脚踏在秋天的地上是很凉的,但是小松似乎没有在意,只是抱住他趴在肩上,用鼻子轻轻嗅取那时隔多久的味道。

“抱歉……时间有点晚,你没睡?家里只有你吗?”轻松揉着他的头问。

“只有我自己~超无聊~”小松吸鼻涕蹭着轻松的颈部,像是小猫撒娇一般令人怜悯。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很累了。”轻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抚摸上小松的脸,在他红通通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要跟我走吗?”

“诶~不要~”小松偏过头说,“我可不想跟你这个负心汉一起生活!”

“噗……哪来的词?”也许是氛围的沉溺,轻松也变得温柔下来,一下子公主抱起小松。随后颠了颠,挑眉的看着小松,“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这可比我走之前轻多了。以前还是很费劲现在怎么一下子……?”

“都怪你~啊~哥哥我日思夜想都日渐消瘦了~你看!我自以为傲的肚子没有了!”小松突然气鼓鼓的说。

“这算什么……嘛算了。”轻松低下头轻吻上了小松小巧诱人的嘴唇,“我养你你可要比我重,抱不动不要紧,普通抱起来总算可以吧?”

“诶!——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吗!”小松在轻松怀里闹着,“我不管!小轻轻太过分了!”

“知道了安静点,现在可是半夜哦?”轻松像是习惯了没等小松回答就开始抱着往公寓走。

“诶~~你真的有房子了吗?”小松躺在轻松怀里问。

“现在是租的,工资还算稳定,到时候慢慢买。”轻松不紧不慢的边说边走。

“哦~~~真想不到啊轻松~”小松笑着向怀里蹭。

……

这一路他们安静的走了下来。或许是这一段,或许是后半生。

——end

【感染】(九)依偎

※注意事项
•《阿松先生》同人
•cpチョロおそ
•派生为公式
•脑洞起源于《脑叶公司》(推荐一下这个游戏w)
•自设世界注意(怕中二orz)
第一篇【安定】第二篇【触发】第三篇【噩梦】第四篇【“梦”】第五篇【生效】第六篇【传言】第七篇【胶人】第八篇【混乱】

接受以上请继续↓

——————

坐在那里的是一位身穿藏蓝军衣的人,很温柔的看向这边微笑。

“不会吧?空松?!唔啊~你竟然比我们先知道~”小松看见空松坐在这里抱怨这说。

“不会他们都在吧?刚刚还只剩下十四松就全了。”轻松撇下眉毛无奈的说。

“诶!——怎么能这样~”小松顺势坐在空松傍边黏上轻松。

“喂!能怪我吗,我也是跟你一起的好不好。”说着轻松想推开抱住自己胳膊粘着蹭的人。

“bro?……”而一旁的空松已经被无视了很久貌似要哭出来了。

“啊~那你说有什么事啊~”小松见状随口说了句象征性的安慰了一下。

空松突然重振旗鼓是的摆着poss说:“哼~当然是欢迎了my dear brothers!~”

还没等说完又被小松吐槽:“啊~知道了知道了~快点说啊~哥哥我可不喜欢在这里坐太久~”

“诶。”空松突然顿了一下又说,“哼……这里貌似只剩下我们了哦bro~”

“啊~嗯……诶?!!!”小松经过很长的反射弧意识到,“等等等等!唔啊~这里那么多人呢为啥只有我们没有死?啊不过这样蛮好的~可以不用工作了!”

“咚!”一下轻松的拳头挥过去在小松头上砸了个包,“喂!给我正经点。空松,你说的是真的吗?”

空松很真诚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想一只哈士奇,再问什么可能都不知道了。

“唉……”轻松没办法谈了口气,“然后没了?”

空松疑惑的点了点头说:“所以只有我们哦bro!一起为了这神秘的组织干杯吧!”

“噗哈哈哈哈不要突然痛啊~话说酒哪来的?!你该不会把很痛的东西都藏在披风后吧哈哈哈哈哈哈~”小松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趴在桌子上。

“哼哼~”空松好像被说中了一样很痛的从披风下掏出一把墨镜戴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吗哈哈哈哈哈不要出其不意啊!我的助骨哈哈哈哈哈哈~”小松笑出眼泪看着空松很痛的样子。

“诶,哪里……”空松却很担心的凑过去让小松笑得更欢了。

这是两个拳头分别挥到了他们头上。

“唔!”空松吓得怔了一下。

“好痛——!打我两次了!小轻轻好坏!——”小松捂着头抱怨。

轻松像是看自己孩子一样不停的唠叨着:“因为你不老实!让你接他话你看笑成这样等会缺氧了我们可没法给你。还有你空松!你不要每次都是那种关心别人这样会让别人在物理方面更痛苦好吗!唉……真希望什么时候您能注意到。”

“唔啊……小轻轻~?”小松尝试打断他说话,毕竟谁也不想被训似的在这里坐着。

“啊?在我说话的时候你注意点别总是打断别人说话。虽说我们已经是社会底层啊……现在不是了那就更应该要保持好自己的态度知道了吗!别人说话要好好听着虚心接受要不然你们人渣的本性是改不了的。”

小松和空松谁也没办法插进话就只好干坐着听。直到晚上才意识到已经那么晚了轻松带着小松回去,只有空松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

“哦……原来是这样吗bro……”他沉思的想着轻松说的话。

而另一边的两个人又开始闹起来。

“小轻轻刚刚好过分哦~我坐着腿都麻了还打我!”小松缠着抱怨道。

“哈?这是你的事吧,还有不要跟过来我等会要去我的房间。”虽然这么说着,轻松还是搂住了小松的腰让他倚在自己身上。

“唔。”小松的脸瞬间红了,又故作镇定的咳了几声,“那一起睡吧~”

“哈?!虽说我们之前一直是一起睡……当然那是跟兄弟们一起啊。”轻松皱着眉看他。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都是兄弟~”小松坏笑着戳了戳轻松的脸。

“唉……知道了知道了。”轻松像是认命一样答应,推开了小松戳自己脸的手。

不一会到了房间,里面跟宾馆是一样的。轻松关上门把小松放在床上脱下自己的外套。

“诶~~~这个样子是不是超~~~牙白啊~”小松坏笑着看着轻松。

“……”轻松意外的沉默了一会又说,“唉~你的思想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

小松看轻松脱下衣服,白色衬衫现尽了紧实的身材,侧身整理袖口的样子禁欲得让人心动。绿色眼眸深邃的看着手腕在想着什么,露出平常难以见到坚毅又温柔的面庞。他好像意识到什么轻轻回头正好与小松红色透亮的眼睛对视。

小松见到这样瞬间转过脸,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已经红的烫手了。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更好,轻松的样貌已经占满脑海,甚至在想接下来会做什么。

小松失去了以前绰绰有余的样子,而是害羞脸红的缩坐在床头,时不时偷看着轻松。

“……小松?”轻松嘴角上扬的坐在小松旁边。

小松却不好意思不敢看他,只是下意识的靠近轻松。

轻松突然抚摸起小松的脸,红色禁果般面庞在手中让人垂涎欲滴,被惊的看向自己的眼睛充满了惊讶却又带一丝期待。

“你生病了吗?”轻松看着小松说。

“啊嗯……”小松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轻松把他搂入自己怀中,躺在床上盖好被子,让小松的头埋到自己胸口。

“睡吧~”轻松抚摸着小松细软的头发,不停的顺着。

“唔……嗯…………”小松在温暖的怀里蹭,不知不觉抓着衣角睡着了。

“呼……真是可爱,不能坦诚一点吗?虽然我也是……”轻松弯下身抱住小松,轻轻的撩起他的刘海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床下的液体开始慢慢向他们蠕动去……

——————未待完续

刚到了白板笔和透明软垫玩的我真开心(本来是用来写题的×)
然后就是一些鱼~~~
第五的话直接看最后一张啦~自设